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所以我们经常将生命当作是一个永不枯竭的井。

然而所有事物只会发生有限的次数,也许只有一两次。

你能记住多少次童年中某个特定的下午?那种已经成为你生命一部分的下午,甚至没有它你会无法想象自己的人生。也许最多也就四五次吧,或许更少。

一生中你到底会看到几次满月升起?也许20次,然而这些都看似无限。

你要给她时间 你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年轻人总是急于求成 连等待一勺砂糖融化的耐心也没有
后悔所带来的苦涩 恰好印证了你曾经有所作为

昨晚在群里说了句”看完玉子市场了“,结果百伊这个沙海叫我务必要把剧场版也看了。

好吧,恰巧想起有一张流量卡这个月还有 10G 流量没动过,正好下来看看,顺带消耗一下流量。

本来昨晚想着早点躺床上看片的,结果神不知鬼不觉的跑到隔壁宿舍跟人吹水吹到凌晨两点多。

于是今早赶紧把该做的做完了以后,吃过午饭就躺床上把这部《玉子爱情故事》给看完了。

仔细想想,好像自 CLANNAD 过后就再也没有这种感动了。


如同片名,这就是一部爱情故事,而恋爱永远是一个故事中最好的催化剂。

没有 TV 版的浓重彩色用以带动活泼气氛,剧场版选择了较暗的色调,突出成长的烦恼。

整个故事其实简单的不行,无非就是“好想急死你”(笑)。但是其中又穿插着对未来的迷茫,对过去的留恋。

这短短 83 分钟的影片里头,我真的走进了玉子和她身边人的内心之中。


这个世界总有会很多变数,我们很多时候想要努力去维系的平静的日常,很有可能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而瞬间坍塌,打你一个猝不及防。

故事背景大概便是如此,主人公们站在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中学毕业。

虽说分分合合,世之常情,但是,我们嘴上说的保重,说不定真的是最后的言语。

开篇的一如既往的日常,玉子的舞棒练习,熟悉的招呼,饼藏一边剪辑着社团拍的电影,一边又点开的玉子的视频傻笑了起来,然而旁放着的却是东京某大学的进学手册;日常的放学路上四个妹子也是嬉笑着说出各自的志愿方向,这些未来的剧变在他们眼里似乎还是如此云淡风轻。玉子努力地微笑着看着它的朋友们,最后驻足于咖啡店,尝试去品尝黑咖啡的苦涩,终是敌不过苦味,加了牛奶。

对于饼藏,他早已下定了决心,纵有父亲的傲娇,他直面了自己的感情与决断,奈何话在心头有口无言。内心的挣扎与烦恼在尝试扔土质电话的时候尽露无疑。通过“要是她能接住我就表白”这样自我安慰的理由在内心下暗赌,结果在被妹妹餡子接住听筒后慌得半死,在道破之余强装淡定。

嘛,这么想来,好像我也有过这么内心不安定的时候呢(笑)。“喜欢你”这么一句话,明明很简单的三个字,却好像意外的难开口呢~

接着就是在厕所门前的一段,小绿的一句“大路、君は本当に易い分かるね”,使心绪不宁的饼藏无意中将自己的心事全部吐露出来,并且在小绿的助攻下,饼藏不得不尽早跟玉子摊牌。但此时的玉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跟饼藏约好有事放学一块回家再说。

终于到了放学,饼藏和玉子一块来到了桥边,而我们的饼藏还带上了羁绊之证——土制的纸杯电话,打算不顾一切的表露心意。但……现实是,该是说迟钝或是呆萌呢,我们的玉子捡到了一块很像大福的石子,开始自言自语的说自己想要继承家业。饼藏看到这个场景, 大概是想守护这种平静的日常吧,打消了主意。但是玉子的一番话,努力地表达了自己的小小的但却又很幸福的梦想。

也是啊,我们从小被灌注的净是一些远大的梦想,难道做个平平淡淡的普通人,过安稳的小日子就不好吗?我觉得,安分守己,做好本职,便是问心无愧了。玉子只是想做一个好好的麻薯店老板娘,为街上为顾客带来温饱,满足,就已足够,至于其他,当然多多益善,至少本心不能丢。

大概我们的饼藏真的被触动了,外加玉子一个踉跄落水,饼藏下意识的抓住了玉子的手,得救后的玉子满怀感激的跟饼藏道谢,而此刻的饼藏仍旧紧紧的抓住了玉子的手腕,他大概意识到不能再逃避了,自己也要表明心迹。接下来就是喜闻乐见的因表白而起的各种惊慌所措了。(玉子:吓得我说出了敬语+神奈式鬼步陆上漂。

该怎么说好呢,大概是少女情怀总是诗吧。接下来玉子飞奔回兔子山商业街的一段,此刻玉子的内心正如同荧幕上五彩斑斓的背景一般,面对人生的初次被告白,心动不已却又不知所措。

很难想象真的会有身边的人都注意到了他喜欢你,唯独你绝然不知的情况出现,这种设定只能放在麻薯呆萌的二次元玉子身上吧。接着被意料之外但绝不讨厌(可能还挺喜欢)的人告白,猛然面对自己内心,脑子霎时空白,不想因为无意识的行为伤害到对方,又来不及想出恰当的回应,只能使出鬼步狼狈地逃走。事后想来两个人一定都会想个沙海一样的笑个不停吧。

说来这个故事到这里好像才刚刚开始要展开呢。

讲到青春恋爱故事的狗血套路无非就这样:开始接触→死对头冤家→发现心意→表白→害羞逃避→确定心意。

一个很大的现实问题是我们总是走到了回避这阶段就没有了下文……真是个忧伤的青春故事啊……(所以说这都是狗血套路啊,但这丝毫不影响剧情发展对不对

到了考验导演和编剧故事编排的阶段,如何将两个少男少女的内心变化具象化同时又不会变成“好想急死你”呢?

什么是京都动画,他就是信仰!京阿尼的拿手好戏,大量的细节刻画在这时候表现了出来。玉子舞棒排练中的心不在焉,饼藏内心的不甘对河大喊,饼藏和玉子的各种碰面产生的尴尬,星空下的彷徨,早起的散步。以及这一场信息量巨大的四人午饭。(这一幕是不是很熟悉的样子?我觉得这跟 CLANNAD 简直是太像了

在这次信息量巨大的午饭中,我们得知玉子原来并不是十分喜欢做麻薯,是在母亲去世后失去了依靠,这时有个人拿着一个麻薯小人来安慰她,帮助她走出阴影,玉子当时以为是父亲安慰她的(分镜立大功),当然我们后来知道了是饼藏一路陪伴着玉子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所以,在表白时两个人同时想起了玉子的母亲,麻薯之于玉子是寄托着对母亲的思念,而饼藏对她的表白无疑动摇了玉子的内心,因为她最喜欢的麻薯里面,除了母亲以外又多了饼藏,于是被告白的当晚都把麻薯读作饼藏,并不是她的天然呆,而是内心所受冲击太大,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

抓不紧的舞棒代表动摇的内心,内心无从安置的玉子这时找到了小绿来倾诉,同时饼藏遇到了明察秋毫的咖啡店老板点明前路。就是本文开端那三行。

你要给她时间 你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年轻人总是急于求成 连等待一勺砂糖融化的耐心也没有
后悔所带来的苦涩 恰好印证了你曾经有所作为

是啊,踏出第一步总是最难的,等待的过程也满是懊恼和煎熬。但是后悔了未必是坏事,起码这证明你做过了。有勇气去踏出这一步了,无论得到什么样的回应,你都无愧于自己的内心。
史织为追求自己的梦想而决定去国外 homestay 给予了玉子直面自己的勇气,同时也暗示着饼藏也是在加速走在追梦路上,算是给后面埋下伏笔吧。然后贯穿 TV 和剧场版的玉子父亲当年为玉子母亲所作的录音带也是一条重要的线索。玉子在心情复杂的时候按下了录音机反复的听这首,当年妈妈一直给自己唱的这首歌。没想到最后倒带的时候听到了妈妈对这首情歌作出的回应。这使得玉子最后终于明白要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这些都是缓慢的推进,但是要达成目的,还是要一些强力的推动剂。玉子的爷爷在这时候不小心噎到了的这件事,为玉子和饼藏二人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两个人开始释怀,玉子也忽然意识了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是这个青梅竹马的饼藏给予了她支持。这时玉子已经直面了自己的内心,当然,爱在心口难开。本来很简单的一句话,要开口还真的不容易。更何况还是两个情窦初开的人呢。

值得一提的是,小绿在 TV 中似乎一直不愿意玉子和饼藏在一起,在 TV 版中那只会说话的鸟”德拉“帮饼藏送信,而绿子偷偷把鸟挡在窗外就可见,我不是很明白女生的友情是否就是占为己有,还是说不愿意自己的闺蜜被她的男友抢走,所以对绿子不是很理解,在小绿的眼里,玉子和饼藏的感情她再清楚不过了,饼藏对玉子表白后,玉子不知所措向小绿求助的时候,小绿也清楚知道玉子也是喜欢饼藏,在最后撒的一个谎,说”饼藏不会再来学校了,要转学到东京了,大概是九点的新干线,现在去见一面还赶得上“,很明显就是逼着玉子要把握机会。

玉子飞奔火车站却怎么也找不到饼藏的身影。最后在去往东京的新干线月台上,玉子对饼藏的梨花带雨的大喊两声“待つてよ”。我感觉我眼眶莫名就湿了,虽然一切都在套路之中,但怎么我就偏偏吃这一套呢。

最后的最后,玉子惊慌失措的把土质纸杯电话全部丢给了饼藏,然后又让饼藏把听筒丢了回来,这时候,画面没了,只留下最后一句”もち蔵は大好き、どうぞ“。大标题 Tamako Love Story 重新出现在荧幕,全剧终。

场刊的最后,是玉子和饼藏一人拿着一个纸杯电话的话筒一起回到了兔子山商业街。

不过饼藏这次回来,应该不是放弃了梦想,大概是为了更好的道别吧。

不过这两个人,从 12 集 TV 动画到了剧场版,兜兜转转的终于走到了一块了。

新しいのラブストリート、今から始ま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