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想和那些不願受人尊敬的人同行。
不過,那麼好的人可不願與我同伍。

2.   我裝作老成,人人就傳言我老成。我假裝是個懶漢,人人就謠傳我是懶惰蟲。我假裝不會寫小說,人們就謠傳我不會寫。我偽裝成騙子,人們就說我是個騙子。我充闊,人人以為我是闊佬。我故作冷淡,人人說我是個無情的傢伙。然而,當我真的痛苦萬分,不停呻吟時,人人卻以為我在無病呻吟。
總覺得這個世界走樣了。

3.   真是難纏的女人。然而在這個問題中最痛苦的是我啊。沒有承受任何痛苦的旁觀者,一面慵懶地收起骯髒的帆而擱置不用,一面卻批判這個問題,真是荒謬。我不希望別人隨意評說我是什麼思想。我是沒有思想的,從來不曾以什麼思想或哲學來行動。
我可清楚的很,那些在社會上被人誇獎,受人尊敬的人都是騙子,都是偽君子。我不相信這個社會,只有掛牌的不良份子才是我的同夥。掛牌的不良份子,即使被釘死在這個十字架上亦無所憾。雖受萬人指責,我也能反駁他們:“你們難道不是沒有掛牌,更加危險的不良份子嗎?”
愛是沒有理由的,我說了太多近似理論的話,覺得自己只不過是在模仿弟弟的口吻罷了。我只是等著您的到來,希望再見您一面,僅僅如此而已。
等待!啊!人生充滿著喜、怒、哀、樂的各種感情,但那些感情僅佔人生的百分之一,其餘的百分之九十九不都是在等待中度日嗎?我望眼欲穿,心如刀割般的等待從走廊傳來的幸福的跫然足音,結果卻希望落空。啊,人生未免過於悲慘,大家都認為何苦還要來到人世走一遭呢?日復一日從早到晚都在痴痴地等待,未免太過悲慘了,但願我能愉悅的面對生命、人群、人世,慶幸能夠來此塵世。

4.   候鳥實在是一種悲哀的鳥。
因為旅行就是它的生活。
肩負著無法在同一處地方長久居留的宿命。
我這隻年輕的候鳥一生都只是由東往西飛。
又由西往東飛。
在如此往返旅程中老去,實在可悲。

第一札記:

1.   到底什麼才是幸福呢?其實我從小就隔三差五地被別人說成是一個幸福的人,但是我卻老覺得自己身在地獄,反而覺得那些認為我幸福的人什麼都沒有比較,就老是認為我很安逸。我甚至還覺得自己背負了十個災禍,旁人背負了其中一個,都足以因此喪命。總之,我不懂,對於旁人痛苦的性質與程度,我完全沒有頭緒。

2.   然而,儘管能夠不自殺、不發狂、正常地談論政黨,不絕望、不屈辱地繼續與生活抗衡著,難道這樣就不會痛苦了嗎?難道這樣就會完全擁有自我,而且深信理所當然,完全不曾懷疑過自己?若真能如此,就輕鬆多了,但所謂的人,真的如此就算滿分了嗎?我不知道……在夜裡深深的熟睡,早晨就會覺得很爽快?做了什麼樣的夢呢?在路上走著時,腦海裡想得又是什麼呢?是錢嗎?不會吧,不只有這樣而已吧?雖然我曾聽過“民以食為天”,但卻不曾耳聞“為金錢而活”這樣的話語,不,可是依不同情況的話……不,這我也不懂……越是努力去思索,就越搞不懂,自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淨是被不安與恐懼所侵襲。我幾乎無法與旁人聊天。因此該說些什麼才好呢,我不懂。

3.   此時,我想到的是娛樂他人。這是我對人最後的求愛。我,極度恐懼人的同時,卻怎麼也無法對人死心。於是,我要討人換新,才能與人類保持著一絲的牽連。表面上雖然不斷地綻放著笑容,內心卻是緊張萬分,這才是成功率渺茫,千鈞一髮、讓人冷汗直流的服務。

4.   從孩提時代開始,我的家人有多痛苦?腦子裡想著什麼事而活?這些我一點概念也沒有,只是恐懼著,無法忍受這種不舒坦,讓自己成為一個討人歡心的高手。換句話說,不知從何時起,我就成了一個不會說半句真話的孩子。

5.   被他人責難、怒斥時,或許不會有人還抱著好心情。但我卻在他人怒不可遏的臉上,看到了比獅子、鱷魚、蛟龍還可怕的動物性。平時,都是隱藏著本性,但就像牛兒沉靜的地睡臥在草原上,尾巴卻會突然間“啪啪”地甩動,打死停在肚子上的牛蠅一樣,一有機會,人們可怕的本體便會在不經意間透過暴怒而顯露出來,看到這幅模樣的我,老是會感覺一股寒毛直豎般的戰慄。這樣的本性或許也是人們得以生存下去的資格之一吧!心念及此,我幾乎感受到一股絕望感。對於人,我總是恐懼地顫抖。

6.   身為人類的自己,對於自己的言行舉止也會毫無自信,然後會將懊惱偷偷收藏在胸口小小的空盒裡,將那份憂鬱、神經質一個勁兒地隱藏起來,努力地偽裝出天真無邪的樂天,因此逐漸成為一個娛樂他人的怪胎。

7. 什麼都好,任人取笑也好,這樣一來,人們就不會在意我置身在他們所謂的“生活”之外了嗎?總之,不能礙著他們那些人的眼,我並不存在,是一陣虛渺的風,我越來越強烈的這樣認為著。

8.   有一次在父親在要回東京的前一晚,將孩子們集合在客廳,一個個微笑問著,下次回來時要帶些什麼土產好呢?然後將孩子們的回答一一寫在筆記本上。父親會與孩子這麼親近,真是一件難得的事。
“葉藏,你呢?”被問及之時,我竟欲言又止了。
一旦被問到想要些什麼東西,頓時變得什麼都不想要了。什麼都好,反正也沒什麼東西可以讓自己感到開懷的,這樣的想法在心中閃動著。同時,別人給予自己的都關係就算再怎麼樣也不合意,又無法拒絕得了。對討厭的事說不出討厭,對喜歡的事也像偷偷摸摸似的,感覺極不愉快,整個人悶在一種說不出的恐懼中。
總之,自己連二選一的能力都沒有。我想這或許也是到後來,終於釀成自己所謂“過著羞恥的生活”重大原因之一的性格。
我默不出聲、扭扭捏捏地,父親有點不高興地說道:
“還是書嘛?淺草的商店街裡有賣新年舞獅的獅子喔,大小適中,可以讓孩子戴著玩,你想不想要呢?”
想不想要呢?聽到這句話就知道已經沒有轉圈的餘地了,連可笑的回答也說不出來。當個逗人歡心的丑角,我是完完全全不及格。
“書呢?好不好?”大哥認真地道。
“是嗎”父親露出掃興的表情,連筆記本也不記,“啪”的一手合上筆記本。

近日将主机从 Ubuntu 14.04 LTS 升级到了 Ubuntu 16.04 LTS 后,留意到 MySQL 经常会自杀,经排查发现是死于 OOM。

查阅相关文档过后得出了 MySQL 5.6 虽相比于前代 GA 版本性能提升显著,但由于默认开启了 performance schema 以及大量插件,对小站点的内存占用不太友好。所以针对小主机需要有一定的参数调优,才能稳定使用。

简单描述如下,编辑 /etc/my.cnf 或者 my.ini

修改存档后重启 MySQL 服务,可直观的发现物理内存占用从默认配置的 400M 以上降到了 40M 左右。